welcome to here!

【原创】带玉手镯的女孩 (完结)

财务部新来的出纳。还是个新人,不怎么出门,在走廊上碰上几次也是低着头走路,看不清楚相貌,只是注意到她手腕上一个翠绿的玉镯,说不出的一种味道。
小时候,外婆有过那样一个玉镯,翠绿的像一棵青菜般新鲜生动。在我孩提模糊地印象中,外婆总是戴着那个青菜般新鲜生动的玉镯,粗糙的手指带着许多暖意,轻轻捏着我的脸颊笑我是个爱哭鬼。外婆说,等她走了会把手镯传给我。我很期待,期待她的“走了”,虽然我还不知道那到底意味着什么。
外婆终究还是走了,雨夜里的车祸。因了我的任性,半夜醒来哭着喊着要妈妈,挣开了她的怀抱光着脚丫跑出去。她去巷口细细的寻我,喊着我的名字,可是我没有听到那一声我的乳名,只是那刺耳的刹车声……
我哭着喊着要的妈妈回来了,抱着我。我只是傻傻的站着,看着许多穿着白衣服的人走来走去,妈妈的哭声,他们低声交谈,盆碟相撞的声音和锣鼓轻重不一的声音,我的脑袋充斥着各种声音,可是我却像是灵魂出窍了一般。妈妈哭累了,晃着我的肩膀低声问我饿了没有,她的嗓子哭哑了,对着灵魂出窍的我说话,而我别过头去看她张开的嘴巴发出嘶哑的声音,有着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感。我哇的一声哭了出来,哭得不管不顾,任性极了,任凭妈妈怎么哄我都没用,她只是无奈的叹息着你外婆都要下葬了你才想起来要哭,真是没良心。
我没有看到外婆离开的样子。妈妈怕我害怕,火花的时候没有叫我去。只是带着我绕了外婆的坟走了两圈,让我跪下来磕了头。我磕完了头,站起来,妈妈替我拍了拍膝盖上的土,摸摸我的头发说囡囡跟我回城里吧,外婆走了,没法照顾你了。
妈妈说,外婆走了。
我想起外婆常说的话,我问妈妈外婆的手镯呢,外婆说要给我的。
妈妈愣了,抬起巴掌狠狠地打了我。

对于玉镯,在我的记忆里,似乎有着特别的分量,有着别样的情感,不是我能言语清楚的。
我记得稍大了些,妈妈偶然一次提起外婆的玉镯。
老人家都说,玉镯是有着生命的灵物,它是认主人的,是会用生命护着主人。若是主人遇到不测,随身的玉会替主人死去,当玉碎裂,而主人却完好,能够得以保命。若是主人意外死去,玉也会死去,即便是不碎也会失去光泽。而外婆,那个雨夜的劫数,没能够逃脱,只是高速的车急刹后,玉碎了一地,外婆的身体却是完好的,表情也是十分平静的。
妈妈提起时,语气淡淡的,轻轻地叹了口气,细细的摘手上的小青菜。
我看着妈妈手里的青菜,想着外婆手腕上的翠绿玉镯碎了一地,会是怎样的情景。
我说,那碎了的玉镯呢?
妈妈说,收拾了放在你外婆的骨灰盒里了。
我们都不再言语,静静地摘手上还带着温润泥土的青菜,仿佛是外婆的玉镯重新有了生命。

我去大学报到的前天,妈妈说要送我一件礼物,女儿长大了要出远门,需要带着一个有灵性的物件在身上。
那是一只玉镯,翠绿翠绿的。
我打开盒子,惊讶的看着妈妈,她只是笑笑没说话。我恍然间记起在外婆坟前挨得那个巴掌。
那个镯子,我只戴了一个晚上。和妈妈挥别,上了车,我摸着手腕上那一抹清凉,竟有一股寒意渗透出来,眼前放电影般的闪过外婆的手和坟前挨得那个巴掌。我使劲一褪,把那个镯子从手上退下来,握在手里,眼泪竟然就啪的掉下来。
不知道为什么,我始终对玉手镯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敬畏。或许是一种恐惧,或许是一种对外婆的去世的忏悔,或许还是对于能够守护主人生命的物件的不可侵犯。我不敢戴着它,总觉得我配不上,我不会是个值得玉终身托付的那个主人。我不希望我的生命,由着一个无辜的物件去替我承受,如果它为我碎了,我该是怎样的一种伤感。
也许,在我小小的心灵里,它不仅仅是块玉,而是一种生命的寄托,有着无比的情感蕴含在里面。
也许正是这样潜在的想法吧,对于手腕上戴着玉手镯的女孩子,我总是特别的忧愁和担心,总是会觉得那样的女孩子温润如玉,也会像玉一样殒碎吧。生命,如玉一般,容易破碎。

那个戴着玉手镯的女孩,始终是十分腼腆和沉默,也便让我对她多了几分好奇。
公司午餐的时候,她总是一个人坐在不起眼的角落里,闷头吃饭,从不抬头,似乎外界的一切对于她都是无谓的。鬼使神差的,我端着餐盘走过去,坐在她对面,也默默的吃饭。
她的手很好看,手腕白皙,更加衬着那镯子的通灵和翠绿。我盯着那镯子发呆,不知道为什么,越看越是感到头一阵刺痛。心底里那股寒气,那么多年还是散不了,可是我却还是执迷不悟,难道这辈子真的和这块翠绿有了难舍的情愫?
她或许是见我盯着她的手镯,轻声的说,这是家传的,传了四辈了。
我没料到被她发现,很是尴尬,下意识的笑了笑,慌不择口的说,我没想干什么。
她笑了一下,用食指贴在鼻子下面吸了一口气,又低下头去吃饭。
我更是尴尬了,只好装作没事,忍着吃晚饭。

她长得很普通,单眼皮,皮肤有点粉,五官不是那么精致却也别有一番滋味。不属于那类大众美女,应该只属于某个人的审美吧。这样的女孩子,生来长相就不是为了讨好大众,而是为了那个注定与她相遇的那个男人吧,也只有那样的男人会认为她是最美的女子。
只是我那天下午在走廊尽头的复印机那里复印材料,又和她狭路相逢。她抱着一叠发票等我,看着尴尬的我手忙脚乱,却笑而不语。似乎是故意看我出洋相似的,过了好一会,才忍住发笑,对我说慢慢来,她不急。
我也就坦然了起来,也顺便和她聊了几句。
我说,我外婆有一只镯子,和你的很像,所以……
她抬起手,看着镯子,说这只镯子就是她奶奶去世的时候留给她的。
我说,现在还戴着玉镯的年轻女孩可不多了。
她点点头,说是啊,这镯子跟了她奶奶很多年,会知道护着人,小时候算命的说她命中有劫,所以奶奶才会把镯子留给她,是为了防身用的。
我心里一寒,看着那镯子,有着说不出的一种恐惧。竟然下意识的说,你不要再戴了。
她一愣,摸着那镯子说,为什么?
我也不知道怎么说,只是搪塞的说,算命的说的太玄乎了,有点耸人听闻。
她笑笑,说,我叫唐燕,燕子的燕。
我说,哦,白桦,桦树的桦。

  • 相关tag: zhaoni选集